Friday, March 18, 2011

日本

本来想在从日本一回来就完成的写作,竟然拖到现在,而且是在日本发生了毁灭性大灾难后写的,感触也就非常不一样。
还是很感伤,这么多人在这场灾难中丧生,或者现在还在受苦。这块跨越在最不稳定的地盘上面的国家,千千万万的人生活在不可预知的危险当中,那个心里上面的压力不是我们这些居住在这里的人所能了解。每一次的灾难都将他们的经济往后退五到十年,可是在过去他们都一一度过,甚至超越其他的国家。这一次,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度过难关;不过我想,最重要的是,人们还是要平安和快乐的生活,经济是否成为世界第一,真的一点都不重要。




以下是原来的心情:

 拜工作所赐,从2009年以来,已经到日本五次,而且都自发性的在工作结束后逗留一些日子,做自助行。这回也不例外。
在之前几次,就像遇上一见钟情的女孩一样,看到的体验到的都是她美好的一面。日本美好的一面有许多令我动心的地方,干净的城市,井井有条的次序,准时到可怕的电车火车,彬彬有礼的服务,美味新鲜的食物,文化的保存,对于各种东西热心的学习,环境的美丽,温泉,漂亮的女孩子穿上和服等等等等。可是就像喜欢的女孩子一样,看久了,相处久了就难免看到许多之前看不到的东西。这未必就是变心了,而是观察力的转移。这两三次到日本去,不免发现一些开始枯萎的地方,一些常年失修的细节,一些因为竞争力衰退而引发的退步。换句话说,日本作为过去三十年来的经济巨人,现在明显是衰老而退下阵来了。作为世界上许多第三国家的资助者,对于赞助许多文化的保存,日本渐渐的失去余裕来做这些工作了。令人担心的是,那些刚崛起的经济力量是否会接过这个火把,还是世界的文化事业因为经济的考量而走入更加冷淡的境地。现在发生了这样的大灾难,核子危机是否能够收到控制甚至还是个未知数,可任意预见的是,日本的经济将受到更大的打击,我想在许多对外,对第三国家的援助可能就此泡汤了吧。其实刚刚从柬埔寨的暹粒回来,可以看到吴哥窟地带古迹的维修工作都有日本的参与。在发生了灾难后,这些资金可能就没有办法提供了。另外日本定期性的派出的文艺团体等等,也一定会渐渐消失了吧。





















不过先来说说日本一些美好的东西吧。本来觉得他们最美好之一是日本美丽的女生,可是害羞如我,只有将这观点藏在心里,自己知道就好。第二美好的应该就是日本美食吧。世界上每个地域的人们,都对自己的美食有那出力的自豪感(violently proud 应该怎么说?)所以到一个地方旅行如果有很自豪的当地人带着去吃他们地域性的食物,那是在没有更好的事了。
很幸运的是,在日本我有许多朋友,大家都非常自豪的觉得我应该尝试各种各样的日本食物,所以才有机会尝试好多美味的不美味的食物,而不至于荷包大出血。

















日本养出来的牛不是开玩笑的好吃,而且他们的做法真的是将牛肉的精华锁在美味的微焦的外层里面。我还不曾在日本吃到不好吃或做不好的牛肉。另外在京都吃到的寿喜烧Sukiyaki 用的京都牛,那个美味真的不是开玩笑的。简单的一具铁锅,涂上薄薄一层猪油,切得薄薄的琥珀纹路的牛肉铺上去,加上一点糖,特制的酱油,好了后放入生蛋里面就这样吃。哎呀!那个新鲜的味道真的是人间美味啊。过后在煮了上一趟牛肉留下的汁液上面加上豆腐,大蒜,粉丝,等等再浇上特制酱油,然后多一层的牛肉,这回是配饭吃了。整个做下来前后只有半个小时,可是且好像已经吃了两个小时的感觉,吃到刚好饱的时候砸然停止。

另外在日本许多餐厅,居酒屋,拉面店,咖啡店用餐时,背景音乐大多都是爵士乐。我是蛮敏感的,有时候吃着寿司,而里面听到Phil Wood 的拼命solo,还是觉得不惯,是否应该有点尺八的音乐才应景?有一回甚至在京都的袛园 附近的古典豆腐料理店里面,盘腿吃着优雅的豆腐料理,竟然还是听着非常摩登的(绝对不是Kenny G的)爵士小号演奏,差一点想翻掉桌子。





不过在日本爵士乐吧,演奏过后吃火锅,倒是出乎意料的适合!刚好这次到日本的季节是冬季,所以火锅非常盛行,到处都吃到牛胃锅,Motsu Nabe。非常棒。而我们在京都演出的Rag 爵士酒吧则不管季节都有牛胃锅。一个砂锅的上汤,添上了牛胃(各个部分,有百叶,有肚,有很多脂肪的部分等等),加上包芯菜,和切得细细的辣椒干,就是简单美味的牛胃锅了。太好吃啦!连吞五碗都可以。而且在居酒屋看到,牛胃锅是蛮便宜的东西。
另外在神户的Chicken George 则是著名他们的鸡肉料理,在演奏完毕后,吃的就是鸡肉锅。这也非常非常好吃,有鸡肉,鸡丸,蔬菜,豆腐,然后加粉丝。真的,在爵士酒吧吃火锅,好像很搭的样子,当然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搭?













当然生吃的鱼片在日本更是少不了了。在热带国家如我们,我真的也就少吃生鱼片,而且师傅的手法是否正宗也有点担心,甚至我们这里都爱吃三文鱼生鱼片似乎也有问题。不过到了日本,就对生鱼片大快朵颐了,因为好吃啊,甚至连那个山葵都新鲜,酱油也很重要。说起来,我还真的很喜欢吃Toro,吐拿鱼的腹部,不过真的不知道多少钱就是了。

另外日本人对他们食物的安全性,都表现在他们的自豪感里面。有些面店会在牌子上面注明猪肉,鸡蛋,面粉,等等的产地,甚至是什么农场饲养的,以表现他们对他们的食物的优越性有无比的自豪。 店家投入心机和时间去做好一碗好吃的面条,我就真的心怀感激的吃完,最后一口汤都不敢放过。东西真的好吃哦。
















好像到这家寿司店去,知道是没有价钱表的,想吃什么,就告诉师傅,看他当场给你捏寿司,那个手法,那个展现出来的信心和自豪感,也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吃的都是最活鲜跳动的海鲜,配上高级的清酒,整个吃下来价钱可以说是非常贵,可是也不愧是已经尝试过了。

在食物以外,感触蛮深的是东京市内许多看得出来当时是蛮有话题性的建筑物啦,商场啦,办公大楼啦等等,在现在反而觉得空,许许多多的建筑物建好后,可能在短期里面有过热闹一下,然后就空空荡荡了,尤其是在经济减弱的当下,这些空间的空洞似乎添加几许凄凉。这些可能都是其他国家可以借镜的。过度发展必然走下坡。

















在日本的期间,都无可避免的逛了好多的唱片店。虽然全世界的唱片市场每况愈下,可是在日本好像好多人都还在坚持这个精神的粮食。这回到了三家,一家是新宿区的Disk Union Jazz,另外两家都位于御茶之水,Disk Union Jazz Tokyo,都是吓死人的大,专门卖爵士乐的唱片店。当然荷包也失血不少。虽然听到说在日本爵士乐已经是不多人听了,可是在这里看到的情况还是有点和听到的有点差距(或许和以前相比是差了,不过和别的国家一比,日本的爵士乐迷还是恐怖的多)

我不会读日文,是以觉得可惜,因为御茶之水地区好多好多的旧书店。不过想想还好,不然钱又没有,人又老,没有用(对很多人来说)的东西到时一大堆,真的想想也怕。














很可惜的在区域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后,日本因为国情,不聘用外国人的政策(也就是没有廉价外劳),经济水平很高(代表国民收入偏高,虽然购买力强,可是制造成本也高)这些因素下,日本的制造业很难跟中国竞争。当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要买便宜的产品,而未必在意品质的前提之下(而且这个趋势越来越严重,人们甘愿买便宜低品质的东西,所以东西坏了可以丢掉再买),日本工业在推崇品质(所以价高)的信念之下,没有办法和韩国的电器相比。
另外日本相信的,整个制造环境的照顾( 相对于一些国家的工业可以不顾一切的将污料倾倒在环境里面)工人的生活品质的维持,在工业化的当儿也应该拥有优质的生活环境(毕竟日本人在60-70年代已经吃过了草率工业化的苦头了),这些顾虑都加重了负担。

现在在这样的灾难之下,在持续经济不振的前提下,日本是否能够好好的再站起来,真的令人担心和期待。不过在看过了广岛,神户这些经历过大祸的城市复建后,令我深深感触。我相信,日本是会站起来的。可能这是个契机,让新一代的日本人更好的机会挑起大梁。可能他们开始体会到,经济第一并不是那么重要。心灵上面的充实,人性的进步反而是坚持下去的信念。
有一句话说: The Roots Grow Deeper When It Is Dry, 可能日本这回的根,扎得更深,希望如此。




4 comments:

Chee Meng said...

Great article!

SKY said...

真的希望如你所说的

eng said...

真正的音乐家, 让人看到他的宽阔胸怀、文化内涵、音乐素养与人文情操。发自内心的悲天悯人情怀,对世间万物的欣赏、包容与关爱。行走世间红尘,散播喜乐种子,卧游美妙音符与天地山水之间,难得有情有心人!!!

Cher Siang said...

Eng, 谢谢你花时间浏览,甚至留下脚印。您过奖了。从音乐上面想法学习的是坦然面对生命,是以可以对其他生命都包容。请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