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4, 2010

2010 Unit Asia 巡回演出之旅,埃及篇



今天结束了为期五天的埃及行。在出门之前,好多人听到我们要到埃及,土耳其,和印度去演奏,大家的反应都是,这些地方有爵士乐吗?他们会听爵士乐吗?我也真的回答不出来,到了一看,也有点怀疑,可是在和当地乐手合作,两场演奏下来,这样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说起来,这里的人也在怀疑,亚洲有爵士乐吗?虽然大家都同处亚洲大陆,彼此的认识还是差得远的。就像我感觉蛮意外的喝到埃及啤酒,还有两种哩!



埃及航空公司是蛮不错的哦,至少硬体是不错,电视荧幕还打过我的手提电脑。可能是从东京出发的关系,所以食物都是日系的。空服员就和其他的公司没得比,没有礼貌(好像是这里人的通病)。 到了埃及机场,蛮寒酸的,想到他们要如何接待来自世界各地潮涌而来观看金字塔的旅客,不禁为他们担心起来。其实担心自己更是,因为行李竟然一个多小时还没有出完啊!



在路上,见识了埃及的交通,可以说是灾难性的瘫痪,大家都在三条车道上航行五条车龙,见缝插针,喇叭响个不停,每辆放眼所及的车辆都体无完肤,真是惨不忍睹。在天桥上,人们随心所欲就停下车,或上车,在车辆与车辆之间走动,令日本来的同志们惊呼四起。



不过在黑夜的天际里,看到了许多魏武的教堂,是类似德国天主教堂模式,有圆顶和高耸的塔尖的教堂。后来一问,原来埃及七亿人口,有1.4亿是正教教徒(Orthodox) 。可是这个宗教间的摩擦也不是我们来自马来西亚可以想象的。好像在一个宴会上,坐在我旁边的埃及正教女强人类型的女士,就向同桌的我和马来西亚大使一直在抨击埃及的宗教问题。说起来,回教真的让人印象不佳啊。有时候外人不好说什么,可是回教徒自己还是最好内部解决一些问题吧。



我们下榻的酒店就在尼罗河旁, 在疲累抵达后的早晨,坐在露台欣赏尼罗河。可能我太过天真吧,想象着5000年前古代埃及人在悠闲的撑着长舟在河里滑行。现在的尼罗河,就像任何第三国家的大城市一样,到处都是人,车,吵杂,肮脏,河的两岸盖满大楼和许多还没有盖好,又似乎没有动静的半大楼,水里三三俩连的垃圾,河道上横冲直撞的大桥。虽然悠悠然然流了5000年的大河,现在还是在悠悠然然的流,不过还是失望啊。说起来,问题还是我自己啦。





埃及的猫咪是如我所料,很漂亮哦,在街上随便就可以看到漂亮花纹的猫咪,也不太怕生。在博物馆看到那些古埃及人神化了的猫咪,确实都很有神的样子,其实就是现实上埃及的猫咪啦!如果住在Bandar Utama 4 的人神化猫咪的话,结果一定都是丑猫咪。地域性真的会决定美丑啊!听说广岛的女生都比较丑 (果然如此!)。。。。




我们这回的巡回,在埃及站会和本土的音乐家合作。果然他们的音乐混合了中东风味的音乐,蛮有趣的。Eftekasat 是这个团的团名,团长是 Amro Salah,一位键盘手。我们在建在一条河桥底下的演出空间演出两场,在场的充满了埃及青年,好多女生都包着多姿多彩的头巾,和我们马来西亚的回教女生不太一样。这里的女生都不太穿宽松的袍,而是苗条的衣着,和尽量在头巾上的包法显示他们妩媚的一面。



在演出后,我们终于到埃及博物院,金字塔,以及狮身人像去了。
说起来,我感悟的一点是,与其宗教性的相信死后的世界,不如把当下活好,好好享受现在。什么后世,什么天堂,什么死后复生都是假的。至少他们答应说你爆炸死后会有72个处女任你享受是假的。如果现在就马上有的话,我就相信!我想Tutankhamun 最想不到的应该是,他的永生其实是处于死亡状态的,如果不是那些加载他腐败了的尸身上面的那些黄金面罩啦,金棺啦,塑像啦,金字塔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是不会永生的。可是这是他要的永生吗?他得到安宁吗?说起来也真的非常乱七八糟,在阿拉伯裔埃及人的管理下,什么都是乱七八糟。挤满游客的金字塔观赏地的观赏时间到了,游客就像牲畜一样被阿拉伯放牧人大声吆喝赶畜生这样赶出去。在各个角落守卫的执法人员威武不及格,非吾善类却有余。



金字塔突出于沙丘,不过在抵达之前却是在贫民区中穿梭,所以整个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在壮观之前,是人类的悲哀(当然想深一层,金字塔的建立是多多少少的悲哀堆砌起来的)。怎们样?金字塔木然的表情,看着其脚下众生的木然活着。



所谓文明总是受到外来野蛮的力量冲击,而且野蛮总是占优势,因为野蛮是不讲规则,不将情面的。文明是花时间金钱人力物力以及人们共同期望的心,而且总是不堪一击。这是文明的悲哀,可是却是人类能够追求的崇高目标。文明应该就是人们追求的一个亮点,可是可怕的是,很多人还是甘于住在野蛮状态,而且逼迫其他人也野蛮。



艺术的升华在于对话,不同出生的艺术家籍由对话来产生了解,和解,总好过核武的竞争。艺术是没有输赢的,音乐上面有的是对话,有的是相互扶持,有的是聆听。
Make Music, Not War。

2 comments:

maggielurva 愛美姬 said...

maestro

very good writing, enjoyed it thoroughly..

what a life you are having: music, travel and reasoanble money....

live life to the fullest, we all must!

苏东坡 said...

5